1. 首页
  2. 基金

交通银行为什么要研究混合所有制改革 ?银行业内人士是怎么看的?

骨头要挑最硬的啃,柿子要挑最软的捏,这次是交行难得硬气地主动站出来挑大梁,因为中央尚未点将,详情只能靠猜,难免就给人无限遐想,所以它火了,火势几乎盖过当红的申万宏源合并,原本混合所有制改革算不上新闻,从今年5月董事长牛锡明透底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强烈意愿说明交行高层已经研究几个月了,研究重点在于如何“深化”上。

首先国企本轮深化所有制改革完全是国有上市公司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不彻底的后遗症。较早提出这方面问题的是厉以宁教授,早在2006年他老人家就提出要进一步深化混合所有制,具体就是“国有民营并行发展”,“除了极少数行业是国家独资和控股以外,大量存在混合所有制是趋势,包括法人治理结构健全的公众持股的股份制企业以及各种基金的所有制”,厉教授将其概括为“新公有制”(这个有争议),不过这两年在中央“二次改革”和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大背景下,特别是厉教授的好学生李总的大力推动,堪称“二次股改”的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正在争议中变为现实。

为什么说首轮股改不彻底?举个栗子,还是拿交行来说,交通银行自1987年重建以来就过的无比拧巴,它在中国现代金融体制改革中创造多项“第一”,第一家全国性的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性质上就是国有四大行与以招商中信为代表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过渡段,可以说多年以来顶着股份制银行的累,受着国有银行的罪,论规模不如四大行,四大行突出特点是“大而不快”,走的是规模效益;若论效率又不如股份制商业银行,在市场和客户细分上反应不够灵敏,是管理效益路线,这种两头堵的境地令无法突破体制约束的交行颇感不爽,致使交行上市前夕因授信业务管理、内部风险控制上的短板屡陷丑闻。特别在信贷上方面,作为以股份制商业银行之名行国有银行之实的交通银行,2005年之前有相当比例低息贷款被产能落后效率偏低的国企占用,再加上经济周期波动致违约率大幅飙升,交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下降到7.41%,低于巴塞尔协议8%最低标准,不良资产率为13.31%,不良贷款则有694.79亿元之巨。

形势刻不容缓,交通银行上报股改整体方案欲以破局,并要求补充资本金,但中央把资金拨给了建行和中行,雪中送炭的反倒是社保基金和汇丰银行(HSBC),最终交通银行敲定以引入战略投资者形式,社保理事会出资100亿(约占股本14%),汇丰以144.61亿元人民币获取交通银行19.9%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财务重组后交通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提高到8.43%,资本充足率提高到11.62%,此时汇金公司再度出手增持,交行股改告一段落顺利上市。

事情远未结束,2005年股改纷纷以国企上市而终,股权结构多元化,已具有混合所有制经济特征,实际上主要还是要化解融资难来做大规模,核心问题悬而未决,比如国有企业管理层股权激励、员工持股、董事会自主决策权、公司治理结构、自主经营权、市场化竞争、去行政化等,事实证明出来“混”迟早要连本带息还,拖得越久,利息越多,长期绕道走是行不通的。话说交通银行继股改上市以后就更为拧巴,什么叫混合所有制,谁跟谁混?国企中即使只有10%的非公股本它也是混合所有制,真正的混合要相对平均的混,交通银行一季报披露交行前三大股东财政部、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香港上海汇丰持股比例分别达到26.53%、20.07%、18.70%,前十大股东中国家及国有法人持股36.27%、两家境外法人持股比例38.77%,形成国有资本、社会资本和海外资本共同参与的股权结构,交行已经是标准均衡版混合所有制,国有持股比例四大行都低,然而迄今为止交行尚无混合所有制之实,交行管理层主要还是行政任命。别的不谈,单说五大行之中的党委,虽然首轮改革中已通过上市手段初步实现政企分离,但是党委会、董事会、经理层大半重合,交行即是如此,党委成员身兼公司董事又有行政级别,这种情况下董事会重大决策要敢绕道走只会让人觉得“不懂事”,这是交行第一个拧巴之处:市场化结构行政化管理。

在此不得不赞国际老牌银行汇丰的清醒程度,正是基于这一点,汇丰自入股交行之日起即表示,由于持股份额较低,会在公司治理方面提供一些帮助,比如风控和内部稽核,其他方面仍会按要求。起初交行或许真心把汇丰视为战略投资者,不过金融危机以来汇丰(包括社保基金在内)基本沦为拿钱凑数走秀的财务投资者,无可否认汇丰在改善交行财务、业务和经营上所作出努力,比如交行信用卡业务采用的是汇丰的成熟技术和配套管理,交行风控在引入汇丰风险管理工具后达到近乎苛刻的地步。再改下去就砸过界了,就要触及核心利益,什么是核心利益?引用牛锡明原话就是“坚持国有控股地位”,以交行现有股权结构国有股减持弹性空间有限,政策不变的前提下汇丰难以越过单一外资法人持股不超20%的红线进一步增持交行提高话语权,把混合基因的交通银行改的不伦不类,这种拧巴集中反映在公司报表和员工荷包上,基层薪酬竞争力略低于四大行,中层感慨薪酬合理程度略不及股份制商业银行。这正是此轮交行难以抑制改革冲动的原因。

交行存在一些问题并非孤本,在国有商业银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具有普遍性和典型意义,而且四大行深化改革会比交行更加任重道远,四大行首要解决是股权结构均衡化,目前四大行固有持股比例均高于57%,从“一家独大”到“三足鼎立”离国资逐步套现退出实现国有资产效益最大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一轮改革形式上都具备混合所有制经济特征,改多少,多大比例,改到什么程度就是国有银行本轮要解决的。之所以交行深改引人注目,首先交行自重建之日就有改革传统,作为金改试点,其成功经验在国内银行业内具有示范效应,部分思路在四大行也可以复制,国有银行深化体制改革一直缺乏明确时间表和具体实行方案,如交通银行上报并得有关部门研究整体改革或将提速;其次结合交通银行股权结构和上半年能源类央企探索实践,打破领域垄断、行政壁垒,降低准入门槛,引进新型战略投资者成为首选,简言之就是国有商业银行放开民资入股。

上一轮股改基金可以进,外资也可以进,这回轮也该轮到民资了,确实有一部分民企不差钱,你不让它进人家自己办民营银行,你有技术我有资金,你有市场我有渠道,国民互补,本来是件好事,单以目前五大行治理结构、股本状况,民企进来难免沦为出钱的和跟班的,一句话国企要效率、民企要公平,跟民企就得谈公平,不能先结婚后恋爱,不仅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完善尚需时日,更需要五大行自己拿出魄力与担当,否则仍逃不脱为改革而改革的怪圈。

原创文章,作者:花样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sflowmeter.cn/1428/14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