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基金

如何看待#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

为落实上述部署,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商务部发布了2020年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2]以及2020年版自由贸易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3](以下分别简称“全国清单”以及“自贸区清单”)。

与2019年版的负面清单相比,2020年版的两份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了受限制的外商投资行业清单,提高了服务业、制造业、农业开放水平。除放开部分外商投资限制措施外,2020年版的两份清单有效衔接了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的《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对清单说明及主体部分的有关内容进行了调整。

2020年版的两份负面清单均自2020年7月23日起施行。

一)负面清单持续缩减

近年来,中国政府不断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以推进投资开放水平,2017至2020年连续四年修订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全国和自贸区外商投资限制、禁止措施总条目分别从2017年的63条和95条缩减为2020年的33条和30条。

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的持续缩减以及中国政府发布实施的其他吸引外资相关财税、金融等措施的实施并持续优化营商环境,使得近几年在华外商直接投资持续保持稳中趋进的态势。

图表1:中国吸收外商直接投资(FDI)(2008-2019)

二)2020年版负面清单的变化

较之于2019年版的两份清单,2020年版均进一步缩减,其中,全国清单从40条缩减至33条,自贸区清单从37条缩减至30条。

具体而言,两份清单均在放开的外商投资限制领域涉及服务业(包括金融、基础建设、交通运输等领域)、制造业等;而在农业领域,原由自贸区先行先试的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中方股比放宽至不低于34%的政策现推广至全国范围实施;此外,自贸区继续发挥试验田的作用,在部分领域先行放开外商投资限制,如医药领域,取消禁止外商投资中药饮片的规定;教育领域,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

2020年版两份清单均放开、调整的外商投资限制领域

2020年版两份清单均放开的外资限制领域包括服务业中的金融、基础建设、交通运输等领域,同时调整了民用机场条目的规定,并依据《外商投资法》对清单中已经不合时宜的相关规定进行了调整(详见图表2)。

图表2:2020年两份清单均放开、调整的外资限制领域

产业基金负面清单_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 负面清单_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 增值电信

► 制造业领域

汽车制造是中国较早对外开放的领域,继汽车行业的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取消外资股比限制之后,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将自2020年7月23日起被取消。尽管如此,前述三种类型汽车之外的汽车整车制造仍需遵循中方股比不低于50%的规定,且同一家外商在中国可以建立的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不得多于两家。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版两份清单均提及将于2022年取消乘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以及同一家外商建立生产同类整车产品的合资企业数量的限制。

随着商用车制造领域的全面开放以及即将到来的2022年更深层次的汽车制造业对外开放,外资来华投资将迎来新的机遇,国内汽车制造商可能将面临新的挑战,但若能转压力为动力、推动自身转型升级,对于国内汽车领域的长远发展将具有重要意义。

► 金融领域

随着金融业四类公司(即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条款在2020年版清单中被删除,2020年版的两份清单中不再包含金融业相关的条款。但事实上,图表2所列上述四类金融行业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并非因两份清单的出台而取消,早在今年4月1日及之前已陆续取消,其中期货公司、寿险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于2020年1月1日取消[4],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则在2020年4月1日被取消[5]。

需注意的是,虽然2020年版两份清单中不再出现金融业相关条目,但这并不意味着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境内开展金融业务不受任何限制。根据现行规定,境外投资者投资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以外的事项,按照内外资一致的标准和原则实施管理,需适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在获得相应的许可或资质条件后,按规定开展业务。

► 基础建设及交通运输领域

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 负面清单_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 增值电信_产业基金负面清单

在基础建设领域,两份清单均删除了“城市人口50万以上的城市供排水管网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措施。也就是说,自2020年7月23日起,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领域不再受到外资股比的限制,但核电站的建设经营除外。两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中,仍保留“核电站的建设、经营须由中方控股”的规定。此外,在交通运输领域,2020年两份清单取消了禁止外商投资空中交通管制的规定,并调整了民用机场建设、经营条目,规定外方不得参与建设、运营机场塔台。

除了上述领域之外,2020年版两份清单均保留了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领域禁止投资大地测量、海洋测绘、测绘航空摄影等调查的规定,但是进一步明确矿业权人在其矿业权范围内开展工作不受前述措施的限制。根据现行规定,矿业权人是指依法取得矿业权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经济组织[6]。此外,为了与《外商投资法》有效衔接,两份清单对商务服务和卫生领域相关条目的描述进行了调整。

部分条目扩大到全国范围实施

下述领域的限制措施已在自贸区先行先试,将自今年7月23日起推广至全国范围内实施:

农作物种业是中国国家战略性基础性核心产业,此次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小麦种业的外商投资准入,也体现了中国政府坚持对外开放的决心。相信随着准入的放开,将有利于引进国外名特优新品种,加快产业发展。需注意的是,根据现行规定,外商投资种业领域的,需办理相应的许可证等,建议投资者结合相关规定开展投资活动,确保项目可行和合规。

自贸区继续先行先试

此次修订,2020年版自贸区清单继续承担先行先试的功能,引入了较之全国清单更进一步的开放措施,即取消了禁止外商投资中药饮片的规定,并允许外商独资设立学制类职业教育机构。自贸区向来承担着先行先试的功能,合理预测,一般情况下,前述放开的措施有机会于明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实施。

三)新增外商投资豁免条款

产业基金负面清单_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 负面清单_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 增值电信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2020年1月1日生效的《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执行后出台的最新外商投资负面清单,2020年版这两份清单中均新增了负面清单豁免规定,即经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审核并报国务院批准,特定外商投资可以不适用《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中相关领域的规定,这为《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做出了衔接,似在对该法未涉及的特殊情况,例如协议控制架构(VIE structure)等予以补充,相较于之前版本的负面清单而言,留有了一定的余地。在中国坚定不移扩大开放的背景下,豁免条款的引入也显得颇为合理。

调整外资准入管理

2020年版两份清单均对外资准入管理相关说明作出了修改,2019年版清单规定,(1)境外投资者不得投资清单内禁止类领域;(2)投资非禁止领域的,须进行外资准入许可;(3)投资有股权要求的领域:不得设立外商投资合伙企业。2020年版清单说明中,保留了第(3)项规定,并对前2项的表述予以了调整,以落实外商准入管理,规定境外投资者拟投资清单内领域但不符合清单规定的,有关部门不予办理许可、企业登记注册等相关事项;涉及固定资产投资项目核准的,不予办理相关核准事项。前述修改体现了《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的精神,与法律法规有效衔接。

目前,中国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一般而言,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首先根据其投资目的地选择适用全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或是自贸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在前述两份清单之外的领域,内外资享受平等待遇,同等适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值得关注的是,在2020年版清单引入豁免条款之后,经批准,特定外商投资可以不适用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中相关领域的规定。

根据最新修订的2019年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7]以及此次发布的2020年版两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我们将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时关于负面清单的适用流程总结如下,仅供参考:

图表3:外商投资关于负面清单的适用

上海自贸区负面清单 增值电信_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 负面清单_产业基金负面清单

结语

外商投资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一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近年来,中国不断采取新措施,推动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两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只减不加,明显体现了国家开放投资门户的决心。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国政府将持续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

此外,近日召开的国务院会议,部署了包括优化企业开办的行政服务、进一步压缩企业开办所需时间等措施[8],相信随着后续管理措施的完善,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境内开展投资活动将迎来更加理想的营商环境。

以上内容整理与引用自“安永EY”,略有删减,原著您可访问:

【安永税务】外资准入进一步放宽,中国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原创文章,作者:花样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sflowmeter.cn/2218/221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